悉尼大学400+留学生申诉之路
发布时间:2022-06-16 10:38:07

留学生申诉


前言:谁都知道,在国外挂科在中国要严重得多。因为我花了很多钱,我又在异国他乡了。到最后很可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所以有时候我们要在失败面前去处理和处理失败。

不久前,悉尼大学开除课程的风波不断。这么大群的学生退课,是不是中国学生的素质还不够强?试题含糊不清?还是学院故意为难?学校和学生都有自己的看法。

中国学生不同意学院提到的中国学生英语水平不足和缺乏批判性思维。 “我们学校的雅思成绩要求是全球最高的,可见我们的英语能力还不错。”“中国文化的批判性思维比你们(澳大利亚)早了几千年。”

许多留学生一直在等待医院的答复。

“BUSS5000和BUSS6000是基础课程。”国际学生很惊讶,为什么这么多人没有参加基础课程。留学生认为,一方面是首次实行双通考试评分规则(总分和期末考试成绩必须通过),另一方面评分与教学理念存在很大的矛盾和冲突。 .

留学生申诉

大部分中国籍学生课程不及格?

据了解,第一年的“商业批判性思维”(BUSS5000)有309人被停职(投诉人称,这个数字是联名信的签名人数);而学校公布的第二年“商业成功”(BUSS6000)有42人退学,退学率为10.6%。

根据本报记者获得的数据,《商业成功》期末考试不及格率为10.1%。与前7个学期相比,这个比率较低,但期末考试不及格率为10.6%,是8个学期中最高的,有42名学生缺课,超过了前7个学期39名学生缺课的总数。

“这两门课程是我们商科硕士最简单的课程。” “商业成功”学生诉求团发起人(化名)在这两门简单的课程中种植了400多名学生。翻筋斗大吃一惊。绝大多数不及格的科目是中国学生。一年级的 Ben Zhang 解释说,因为大多数中国学生最初选择了这门课程,那些不及格的学生当然,也多是中国学生。

“考试的题目是主观题,从大家的经验来看,它(考试)很简单,是一个开放性的问题。比如问你一个问题,就用老师公开的知识来回答就是了就是说只要话有道理,有话要说,就可以通过。分数相对宽松,但松的比较主观。从通过率和被免职率来看,基本上没有人会被免职。申诉组我也觉得这学期的BUSS6000题有歧义。”

“双关”标准有问题?

不少留学生同时提到,停学的另一个原因是医院实施了双通(“double pass”)评分规则。

“其实我们的学生是非常支持学校考试改革的,但是它的教学方式还没有跟新的考试方式相匹配。考试改革后,要通过总分、平时成绩和期末考试。”学期 所有考试成绩必须通过(双关)。” “Critical Thinking in Business的学生代表艾米(化名)说。”Critical Thinking in Business 的学生代表说。Critical Thinking 是高度主观的,我们无法帮助它。而且学校提供的实践机会很少。在FINAL 中,学校只给了一个实践机会,而这次老师没有给任何反馈,让同学们一头雾水,不知道我练习的答案是对是错。”

冉曦也持同样的观点。他说,前几年没有实行双通。超过50%。

留学申诉

有10位同学重新评价加分

Derek是BUSS6000“商业成功”课程不及格的42名学生之一,也是学生申诉小组的副组长,他说,包括他在内的学生,只是想得到一个公平的陈述,得到一个公平合理的解决方案。

7月12日晚上11点左右公布结果。1小时后,BUSS5000申诉群微信群里有200人。

起初,学生们通过个人邮件向学校表达诉求。但由于邮件数量多,且申诉统一,校方未予回复。面对学校的沉默,学生们找到了SUPRA——悉尼大学学生权益组织研究生代表会来帮忙。在SUPRA的帮助下,课程不及格的学生提出申诉。

“所谓申诉,并不是指法律上的申诉,是学校的正式程序。学校所有科目都规定,如果学生一门科目不及格,有3次申诉机会。”德里克说。第一个机会是一个非正式的呼吁,即教学团队审查试卷。学生申诉小组已经进行了非正式申诉,但没有得到满意的结果。根据规定,此时他们可以进行二次申诉,也称为正式申诉。 “正式申诉由法院系统处理,我们目前正在做这一步,正在等待结果。如果我们对结果不满意,我们可以进行更高级别的申诉。”一个学生说。至于这次正式申诉的结果何时会出现,德里克表示还不清楚,还得等待。

自然,BUSS6000提交了42个非正式申诉,10名学生得到了非正式申诉的结果。

在非正式的申诉过程中,按道理说给学生加分或减分相当于改写论文,评审过程必须提供理由。但是,没有理由给学生加分。 “我们仔细分析,并不是因为这些学生更接近及格,分数跨度比较大,10名学生无缘无故通过了。”我们的记者在 3 一份非官方的申诉学生的批准文件中看到一行:“您的论文已由独立评估员审查和评分。”另外,也没有提到加分的原因。

留学生申诉

学院回应批判性思维不足

只有少数学生通过了加分,更多的人还在等待学院的答复。申诉小组还求助于独立第三方组织 SUPRA。

“这次我们中国留学生组织了一个团体,要求他们帮助维护自己的权利。他们得到了他们的肯定和支持。他们说,这是中国学生第一次为维护自己的权利而奋斗。”艾米说。

7月16日,SUPRA协调员Adrian Cardinali在给悉尼大学商学院副院长John Shields教授的信中写道:这封信是在活动期间写的。一直以来,SUPRA对2015年第一学期的运营和评价都有抱怨。从对评估的可靠性和公正性的质疑来看,我们从学生那里了解到的抱怨是有道理的,经过深思熟虑…… 首先,我们呼吁彻底审查并采取措施,在未来做出合理改进.评价意见。其次,我们呼吁审查当前对学生成绩的评估。 ”

谢尔茨回应称,这两门核心课程特别注重批判性思维,包括一些在华留学生相对被动的学习方式;英语能力差也是有原因的。

“中国大陆主要的学习模式是被动学习,而不是批判性学习和主动学习。”他说。

7月26日,商学院助理院长Geoffrey Frost博士在给SUPRA的回复中写道,英语水平不足是学生缺课的原因之一。在邮件中,他还提到期末考试是强制通过的,是为了提供明确的证据——学生自己做功课,克服了论文和报告中的困难。在邮件中,他还列出了过去8个学期的BUSS6000课程考试次数和漏考率。本学期期末考试漏学率为10.1%。与前7个学期(4个学期加3个寒暑假班)相比,这个比例确实不高,但最终漏课率是10.6%,却是8个学期中最高的。退学人数为42人,超过了前7个学期39人的总人数。

7月27日,学校正式开学,同学们没有等待学校的回复。 ,他们开始重修课程。也就是说,在这一天,BUSS5000和BUSS6000的两位代表,冉希、杰克以及其他学生代表、SUPRA代表和学院会面交谈。

冉希回忆说,学院副院长谢尔兹和一位院长助理上前与学生代表交谈。他们谈了大约两三个小时。 “我们提出立场,提出问题。希望学院给予解决。 “虽然如此,谢尔茨说话还是比较严密的,任何话,包括SUPRA人用的不那么严谨,也不那么强大的那些话,都会立刻暗示事实并非如此。比如我们提到了第一个问题。当有歧义时,他回应说,这个话题不能说模棱两可,最多只能说是可以改进的。

留学生申诉

科目不及格是什么意思?

这边医院的投诉没有结果,申诉组处理打印所有的请愿书,事件的起止文件出来,BUSS5000和BUSS6000,交给校长秘书。 8月4日,校长回复了邮件。他在电子邮件中说,我们致力于提供世界一流的学习体验,其中还包括保持世界一流的学术标准。他说,对于学生的投诉,他希望给他们一个公平的结果,学校有规范的投诉渠道……

冉希表示,校长的回应没有提供具体的解决方案,但传达了积极的信息。

“这次的科目延期对我们影响很大,不及格的科目需要重修,学校每门课程收费4750澳币(人民币22000元),我们还要支付重修的费用。这不仅提高了我们的经济成本也占用了我们的时间成本,因为学校每学期只有4门课,如果重修这门课,就得在这门课上再增加一个学期。对于毕业生来说,也会影响找工作。”艾米说。

停课对新学期选课或签证到期续签有一定影响。对于像Derek这样已经毕业准备移民澳洲的学生来说,这次停课最大的影响就是找工作。

“影响非常大,因为对我们来说,这是最后一个学期,影响移民,也找到了工作,但没想到这门课停课了,必须重修,需要延期。”半年就毕业了。”冉希补充说,有声音说,学校已经要求数百名学生退课收钱。“我想为学校站出来。我们不想向学校收钱,也不想这么想,怎么说呢,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也不会说学校恶意收钱。”

冉希说,上周五,申诉小组收到了一位副院长的回复,因为申诉材料太多了。 10个工作日处理,“到课程已经到第四周了,学生已经很耽误了。”

“我们认为学院有过错,我们必须诚实对待。如果我们这样做,我们必须诚实。如果是学生的错,我们会承认。我们没有说每个人都应该通过。这是错误的。有些人不认真,有的英文不够,但你要分清楚。作为考试,你要分清哪些学生读得好,哪些学生读得不好。我觉得这个做得不好“我们一直要求正义和理性。”冉曦说道。

如果想要了解更多关于留学申诉的解决办法欢迎与我交流哦